张一江望着远处薄雾锁大江的景色,淡 - 澳门高尔夫赌场
澳门高尔夫赌场

    姑姑一路把我送到村口的车站,上车前姑姑对我说:礼拜天没事咧就回来看看你奶奶,每到礼拜天你奶奶看到村子里的孩子不去学校嘞就会念叨着俺鹏娃就要回来咧!你奶奶最疼你了听着姑姑绵长的叙述不禁潸然泪下,我明白这是一个女儿对自己年迈母亲内心深处的理解和无可奈何。姑姑的叙述还没有结尾,公交车就带着我,也带着我的眼泪驶离车站。

    在他的坚持下,姐姐是我们村第一个大学生。而我,当时因为中考差了几分,而选择去了地区高中。父亲听人说地区高中是普通高中,给我承诺说,坚持一个学期,他会想办法求人将我转进县城的重点高中。可我,无法从中考失利的阴影中走出来,在地区高中越来越坚持不下去。当时体育老师规定,体育课上必须要穿运动衣。就在几天前一次体育课上,因为我买不起运动衣,没运动衣穿,而逼迫站在操场的一角。这件事直接导致了我最终下定决心,卷着铺盖卷回家。

    妈妈离开我们已经有16个年头了,每每想起妈妈的艰辛,想起她的不易,想起妈妈对我的疼爱,思念的泪水总会溢满眼眶。

    她到底是谁啊?巴掌大的县城快要走完了,我还在云遮雾绕的对号入座每一个我记忆里出现过的女性。谁曾经许诺给我这样一条烟呢!对于经济并不怎么 发达的这个地方来说,这种烟绝对是高档烟了。她双眼皮的大眼睛,圆圆的白皙的脸,额前微微卷起来的妩媚。终于让我想起了十几年前的她瓦罐家的女人;梅梅。

    不出半个月,这件事还是在煤矿上传开了,那个男人就是我们的队长,井口的人告诉瓦罐,他已经不止一次去梅梅 那里了,有时候在灯房,有时候就在瓦罐的小房子里。

    暑假去父亲单位,每到将要开饭时,跟在父亲屁股后面,去食堂后厨。在父亲的有啥好吃的先给我娃弄一点。问寻中。流着口水,瞄来瞄去。那会父亲是美食,是幸福。

    A君前段日子刚得一宝贝:一只纯正的萨摩耶犬。它通体雪白,脸带微笑,一双灵动的眼睛闪闪发亮,而且颇通人性,第一次和A见面就温顺地主动示好。A夫妇喜欢得不得了,给爱犬起了个好听的名字叫嘟嘟。自从有了嘟嘟,A夫妇每天晚上都要带着它散步,还要定期给它打理好看的毛发,为它准备的狗粮更是精心备至,从周一到周末都有专门的食谱,既不能单一,又要确保营养均衡。